第452章 吃饭?带上我吗?_1992小乡村,养车成村中首富
笔趣阁 > 1992小乡村,养车成村中首富 > 第452章 吃饭?带上我吗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52章 吃饭?带上我吗?

  “给钱?那请问你给多少钱啊?”于大为虽然没想拿枪出来吓唬他们,但事已至此,也只能这么顺势而为了。

  先把这群家伙赶走再说吧。

  “给钱?他们分明是在抢,之前电话你说的好好的,不低于二十万,结果找到我以后,发现只有我自己在卖车,他们就说这车是台破车不值钱,只肯给我两万,还非要拉着我去签字按手印!”女孩见有人保护自己,原本就委屈,这一问一股脑全给说出来了。

  为首的光头男脸一黑,目光有些不善的扫了躲在少年后面的女孩一眼。

  不过眼下不论说什么,来了个更狠的,他也只能满脸堆笑的承认错误:“两万块确实不太地道了,但她卖的这台勾机起着了,大臂,小臂根本抬不起来,这俩玩意肯定是全都坏了,所以我才给个低价。”

  “呵呵,你这个低价,卖铁都不止这个钱吧。”于大为看了对方一眼,“既然这姑娘不想把车卖给你,你就别在这儿胡搅蛮缠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们这就走。”光头男带着兄弟们借坡下驴,但似乎是感觉自尊被人踩踏了,又壮着胆子问了一嘴,“敢问兄弟过贵姓?我叫陈龙,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,认识了就是朋友。”

  “不敢,谁知道告诉你以后,打算怎么报复我?”于大为说完见对方满脸尴尬,也没有犹豫,将自己姓名告诉给了对方:“免贵姓于,于大为。”

  “行,那咱们后会有期。”光头男朝于大为抱了抱拳,转身带人快速离开了旧货市场。

  于大为回头的时候,就看见这個古灵精怪的小丫头,正朝着离开的那群人吐舌头,一时之间顿感无语。

  “你爸妈呢?自己在外面晃荡着,也不怕你爸妈担心伱?还有这台勾机到底是不是要卖?”于大为用眼神示意阿贵收枪,随后开口询问起女孩。

  也不怪他这么问,小姑娘家家的在这儿看车。而且还打电话哄骗他们这群大人过来,怎么看都像是骗人或者逗人玩呢。

  估计家长也都不知道这件事儿,再加上现在是暑假,于大为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。

  于大为为了让对方说实话,态度还是十分诚恳的,双手拄在膝盖上,半弯着腰笑看着对方。

  离得近了,他才发现,女孩身上这件粉色的短袖,早已经脏的不成样子,下面那条米黄色的短裤,也带着几处污渍。

  真是个小埋汰虫。

  “卖!为啥不卖!我现在特别需要钱!”女孩见于大为眼中带着怀疑,大声反驳表现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。

  不过当提到她父母的时候,女孩眼睛一暗,低着头不说话,风从对方额头的刘海吹过,吹起一缕头发时,露出与其他暴晒在阳光下不一样颜色的肌肤。

  虽说称不上白,但和现在黝黑的小煤球相比,应该算是较好的肌肤了。

 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晒成这样。

  “所以你爸妈呢?就这么放心把你扔在这儿?”于大为面露不解,他起身抬头环顾了一圈,周围不是废旧的轿车,就是远处摆地摊的。

  这个地方周围还连个遮阳的植被都没有,一道道汗滴早已经顺着于大为的两鬓流了下来。

  可他也确实没看到孩子的父母。

  “我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在医院心脏猝死了,我是跟着我爸长大的。”女孩扁扁嘴,似乎已经习惯了跟父亲生活一样,语气格外淡然,尤其是继续开口时候,依旧面无表情,“前些天我爸修车的时候从大臂上面摔下来了,脑袋撞在了那里……人到现在都在医院昏迷着。”

  女孩说着朝前面走了两步,伸手指向自家勾机上履带前端的位置,正是行走马达的上方。

  于大为闻言,顺着少女的目光朝卡特挖掘机的大臂跟下方的履带看去,心中有些叹惋。

  妈蛋!当初自己就是从大臂的那个地方摔到履带上的。

  不过还好,自己是腰部撞在了上面,但女孩的爹就有些倒霉了,肯定一个没站稳大头朝下了。

  可能怎么办呢?修车就是这样的,有些时候抬一些比较沉重的配件,手指头都能擦伤,甚至安装配件的时候,手臂都能夹到车里面去。

  干这行只有小心,再小心!于大为在凡凡修理厂的时候,时不时就会普及一下安全防护知识。

  虽然这些东西自己讲烦了,兄弟们也都听烦了,但却不能不讲。

  因为出了事儿以后,真是会毁了一辈子的。

  “所以,你为什么要把车卖了?家里人同意了吗?你爷爷,奶奶,家里的亲戚呢?”于大为目光直视着少女,心中则是有太多的不理解。

  就算是要卖车,也轮不到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吧。

  “我爷爷奶奶在我还没出生就都去世了,我有两个姑姑,不过我不知道咋联系,我家有电话,但姑姑们都在呼市那边,具体地址也不知道……”女孩说着说着眼圈有些发红。

  自从爸爸出事儿到现在,都是她一个人在扛着,虽然爸爸的朋友偶尔会来帮忙,可人家也有事情要做的。

  对面邻居的爷爷奶奶都已经上了岁数了,而且跟他们家也不是太熟。

  一直以来只有她自己。

  “唉。”于大为下意识搓了搓腮帮子,这TM的到底都是什么事儿啊。

  “师父,枪放好了。”阿贵这时从小红车那边带着段小武走过来,目光看都没看少女一眼。

  他现在有点饿了,快到中午了,想吃饭。

  而旁边小麦肤色的少女,在阿贵走过来的时候,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朝他那边瞟去。

  “先吃饭吧。”于大为眼下也没有啥好办法,他也是服了眼前这个丫头了。

  这么大点的孩子,竟然敢跟他卖车卖二十万,甚至之后还能讲到十五万。

  如今于大为打眼看了一眼旁边卡特挖掘机,这车如果真的只是液压问题的话,少说也得值三十个。

  之前那几个人以为他啥也不懂,说什么大臂跟小臂坏了,简直扯淡,那铁疙瘩能坏?

  最多也就是液压或者油缸有问题。

  不过于大为刚才扫了一眼,觉得还是液压泵的问题比较大,油缸整体非常新,坏的几率太小了。

  就在于大为带着段小武跟阿贵迈步往前走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身后小女孩站在原地一动没动,两根食指还相互环绕着。

  于大为皱着眉,语气带着不耐烦:“走啊?”

  “啊?我也能去吗?”少女满脸茫然,她还以为眼前这位于老板知道事情真相之后,转身准备回家了呢。

  毕竟这十来天,她没少遇到过这样的老板们,全都是知道自己在卖爸爸的挖掘机后,二话不说转身开车离开了。

  有些善良的老板,还会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自己,她虽然十分渴望的会舔舔干裂的嘴唇,但终归是没有要。

  老爸说过,做人要有骨气,哪怕别人强塞给你东西,也不能要,如果收了心里就会牵挂这事儿,吃不好睡不好。

  她可不想每天吃不好睡不好。

  “走!先吃饭,吃完饭带我去医院,我看看是不是如你所说。”于大为整张脸上写着大大的无奈。

  可内心深处还是被击中了软肋,甚至一想到自己从前跟这哥们是同样的遭遇,幻想着如果自家大儿子那时候也才十来岁的年纪,要他一个人忙前忙后的救自己……

  不敢想,会哭。

  “啊?好!”少女听于大为说完话以后,先是一愣,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惊喜,“我知道这附近有个面馆,又好吃又便宜!”

  “他家做的青椒肉丝打卤面可好吃啦!”少女又恢复了古灵精怪,可可爱爱的样子。

  “行吧,你是东道主,听你的。”于大为上车系上安全带,长叹一口气。

  段小武依旧坐在副驾,阿贵因为之前跟师父换了驾驶位,所以一直坐在了后座。

  少女则坐在他旁边,只是坐的近了,少女没再敢看他,反而是兴冲冲的趴在前面两个座位中间,给于大为介绍起了春城的美食。

  不过当她听到于大为说自己是“东道主”的时候,她小麦色的俏脸上染上了几分羞红,“那个啥……我,我没钱……我的钱都给我爸交住院费了。”

  “瞎想什么呢,这顿饭我请客。”于大为朝倒视镜里面害羞的少女翻了个白眼,起车踩油门快速离开了旧货市场。

  “你叫啥名?”路上,于大为问。

  “我叫邵明雪!叫我小雪就行,你们呢?”

  车上段小武瞬间打开话匣子,扭头笑嘻嘻的开口:“我叫段小武,你旁边的这个叫蒋贵,小名阿贵,算是我大师兄吧,开车这位,自然是我们智勇双全,文韬武略的师父啦!”

  “好好说话,跟你纪大爷才接触几天,这拍马屁的功夫就有这么炉火纯青了。”于大为嘴角抽了抽。

  现在凡凡修理厂被老纪带的,厂子里天天充斥着溢美之词,倒是给过来的客户哄的一乐一乐的。

  于大为索性也就没管,但现在看来,回去得说说老纪了,可别把孩子带坏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dx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dx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